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章节目录 442.马无夜草不肥(大家来起点订阅呀!)(1/2)
妖魔哪里走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渭河之水,急湍激荡。

  百川门的船队如水上长蛇,逆流蜿蜒而去。

  徐大站在船尾遥望着船队消失的踪影,怅然若失:“七爷,大爷找到媳妇了。”

  王七麟站在他身边深吸一口气然后御气长歌:“滚滚大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渋赑,美人枯骨转头空,单身依然在,几度双手红……”

  徐大气的去掐他脖子:“七爷我是认真的,大爷是认真的!”

  王七麟推开他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认真的,你对待哪个姑娘不认真?可你认真有什么用?你认真她们就会爱你吗?就会嫁你吗?”

  徐大颓然。

  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算了,兄弟,是你的姻缘谁也抢不走,不是你的姻缘你无论如何也留不住,就比如绥绥吧……”

  “比如绥绥,她现在嫁给你了么?你们洞房了么?”谢蛤蟆喝着茶水接话问道。

  王七麟看看徐大,两兄弟在一起抱头痛哭。

  入夜,长安城再度变成不夜城。

  他们去夜市找黄君子,黄君子一行人忙活的厉害,不断有肉串烤出来送出去。

  憨二扯着嗓子在喊:“塞北烤羊肉,童叟无欺,独家秘方,好吃的紧……”

  “好吃的紧,能有多紧?”王七麟听到后摇头,他走过去兑憨二说道:“你这么喊不行,这算什么广告词?来,我教你一套话术。”

  憨二愣愣的问道:“什么话术?”

  王七麟想了想吆喝起来:“大家都来看大家都来看,我们是塞外羊倌,我家掌柜的跑路了,这个王八蛋他带着小姨子跑路了,欠我们俸禄不给了,我们只能拿他的羊来卖羊肉串抵债呀!”

  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正统的塞外肥羊正统的塞外烤肉技术正统的塞外味道,让你们在长安城就能吃到大草原的味道!”

  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都来瞧都来看,塞外肥羊开卖喽,一串不卖一个金铢一串不卖一个银铢,一串只卖一个铜铢!”

  “哎,一个铜铢买不着吃亏买不着上当,买到就是赚到,这是塞外羊肉串,男人吃了硬邦邦,女人吃了水汪汪哇,快来尝尝看……”

  憨二目瞪口呆,他让开位置给王七麟:你这么优秀,我把工作让给你。

  王七麟怎么可能干这活,他拍了一把憨二说道:“好好学,你也能学会这些话。”

  憨二自卑的说道:“我学不会,我没念过学。”

  “你以为七爷就念过了?”徐大不屑。

  憨二惊愕:“都是文盲,为啥你就这么优秀?”

  王七麟很烦,老子天天上夜大,怎么就是个文盲了?

  他是来黄君子的,拉走人后他在帐篷后面低声说道:“今晚有活,去发财。”

  黄君子给手里的羊肉串撒着调料,一脸的漫不经心:“本公子现在就在发财。”

  王七麟说道:“你这能赚几个钱?正所谓马无野草不肥,人无横财不富!要想富……”

  “等等,你是不是要去打劫?”黄君子警惕的问道。

  王七麟笑道:“没错,这不是你的老本行吗?”

  黄君子叫道:“别胡说,本公子可没有干过抢劫的事,本公子只是想造反……”

  “尼玛闭嘴!”王七麟吓一跳,“这是京城,你在京城喊造反?你自己想死就去上吊,别带上我和那么多弟兄。”

  黄君子小声说道:“反正本公子不去干抢掠这等事,以后传出去,不好!”

  王七麟说道:“咱抢的是坏人,杀富济贫!”

  黄君子哂笑道:“说什么杀富济贫?还不都是给自己抢掠找理由?还不都是自己安慰自己?抢掠就是抢掠,犯法就是犯法!”

  王七麟一听这货还嘲讽自己,他冷笑道:“那你造反就不是犯法啦?”

  黄君子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本公子又不是你们中原人,遵行的不是你们中原律法,造刘氏的反是违了你们中原的法,可没有违我们塞外的法。”

  “抢掠不一样,不管哪里的律法都不让人抢掠。”

  王七麟一听竟然没话说,还真是挺有道理。

  但他脑子转的也很快,说道:“哈,搞笑了,那有人违法犯罪欺负良善百姓,我去治他还不应该了?那还没人能治的了他们了?”

  “官府呀。”

  “那本官不就是官府中人吗?”

  黄君子愣了愣,道:“也是哈。但本公子还是不去,不好。”

  “滚蛋吧你个完蛋玩意儿。”

  王七麟今晚要去钓害死俞飞祖的凶手,一时无暇去找上午偷他钱袋的那一伙贼人的麻烦,本想让黄君子代劳,结果这货掉链子。

  既然这样,他就得赶赶工了。

  八喵带路,他们回到常乐坊——上午他让八喵跟着那汉子去找过他们老巢,如今轻车熟路。

  到了晚上,偷钱的小贼们已经停工了,现在这时候家家户户闭门,只有夜市人多。

  可是夜市里头有禁军巡逻,抓到小偷往往要先打个半死,这是太祖的谕旨,目的是维持夜市治安。

  毕竟长安夜市是本朝强盛开放的一个窗口,不管是西域还是海外的人来长安都要逛夜市,朝廷并不希望这里变成贼窝,否则太损害新汉形象。

  这伙贼的老巢在一片寻常大院里,院子东西两边是厢房,房间里都亮着灯。

  向南的门口上有个门楼子,一个精干的汉子坐在上面警惕的扫视四周。

  王七麟一看这里还有看门狗,于是他给八喵使了个眼色:“解决他!”

  每一只玄猫都是优秀的刺客。

  八喵的身影消失在暗影中,它下一次出现,就出现在这汉子背影中了。

  尾巴翘起来抡了抡,最前面的小尾巴主动变成了毛球。

  小八飞喵!

  一个小尾巴跟圆锤似的飞上去砸在了精干汉子的后脑勺上。

  汉子软绵绵的倒下了。

  王七麟挥挥手,沉一凑上来低声道:“七爷,咱费这些劲干什么?冲进去直接抢不就完事了吗?他们还能打得过咱们还是咋了?”

  “技术,要有技术!”王七麟给了他一肘子,“别逼逼叨叨了,都小心点,上屋顶!”

  谢蛤蟆一马当前飞了上去,然后冲他们摆摆手示意小心点,他往屋顶指了指,王七麟仔细一看才发现屋顶上拉了鱼线,鱼线绷紧,死死的绑着铃铛。

  鱼线纤细,不受风力,而铃铛又被鱼线给绑了个结实,并不怕风吹,所以除非是有人碰到鱼线,否则铃铛不会出声。

  很巧妙的陷阱。

  可惜今晚来的都是高手。

  谢蛤蟆袖子一扫,鱼线连同铃铛都被收了起来。

  几个人上了屋顶,各自找了个地方拉开瓦片小心的往下看。

  王七麟所在这间房子里是两个汉子在推杯换盏,炖的大鸡腿、小葱炒鸡蛋,还有一盘金黄的炸蚕蛹,他们连吃带喝把他给整馋了。

  白猿公那边响起一声鸟鸣,旁边的徐大凑上去看了看,然后两人头对头盯着空当看了起来。

  后面向培虎也过去了,摇摇头又走了。

  王七麟估计这俩耂渋赑又没好事,于是他也过去看了看。

  果然,这间房子里头也有人在喝酒,已经喝到最后了,一个面目发红的汉子喝晕乎了,正趴在桌子上打呼噜,而桌子另一边站着个俏丽风骚的小娘子,有个贼眉鼠眼的青年在后面扶着她的腰摇晃。

  徐大在他耳畔以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他娘的,勾引二嫂!”

  王七麟很生气,夫前凌辱,只有梦里才能看到的场景竟然出现在现实中。

  真是道德败坏,人性沉沦!

  沈三也发出一声鸟叫,王七麟看过去,看到他冲自己招手。

  这是找到正题了。

  他踩着瓦片凑过去一看,灯光下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妇在数钱,白天时候他见过的汉子在她身后给她捏肩。

  熟妇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中:“最近日子里进账怎么少了许多?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。”

  汉子沮丧的说道:“没办法,凤娘,咱现在人手不够,就六个仙女、七个佛爷,花子死的死、跑的跑,本来咱们就主要靠花子发财,这没了花子——哎!”

  熟妇抓了一把金铢在手上把玩,一枚枚金黄色的钱币像穿花蝴蝶般穿梭于她葱白般的手指之间,随着她手势变动,金铢们的流动路线也在不停变动,很绚丽。

  从这点能看出她有修为,很显然她能统帅这伙盗贼靠的并不是美色,而是实力!

  她一边把玩金铢一边不悦的说道:“难道就找不到货了吗?排帮没有货源就去找其他
为您推荐